辽宁五女山旅游开发集团有限公司
024-48237888

“五女山杯•相约桓仁全国旅游诗歌大赛”入围等级奖人员及篇目(三)

39

桓仁:成群结队的良辰铺张着肆无忌惮的美景(组诗)

四川  胡云昌


光阴如轴,江山成画。桓仁的山水,积攒了足够多的诗和远方,良辰成群结队,铺张着肆无忌惮的美景。

——题记


桓龙湖就是我用瞳孔缩小了的大海


桓龙湖的一笔惊涛,定格了一个湖泊的风骨

诗兴起,白浪滔天

风平浪静时,落笔也惊心


落日搁浅,光阴的浮力还不够

无法用水面,撑起沉重的暮色

我只好将桓龙湖的最后一个波浪,看作是岸


秋水主动衔接长天,水天一色里

一只孤鹜勇敢地扛着落日,用翅膀布施着落霞

让每一缕霞光,都在湖水里淬火


我视桓龙湖的每一滴水,为真正的通灵者

此时,我的辽阔已超越了这水天一色

桓龙湖就是我用瞳孔缩小了的大海


我已放下人间与断肠,偏安于桓龙湖畔

在惊涛里种船,在浪尖上植帆

在漩涡里驯鱼,在涟漪里戏虾


把波浪的鼻息,安放在枕边

一个惊涛,就把我拍入梦里

泊下了梦境的桓龙湖,也就盛下了人世全部的大美


我在湖面捏造了千堆雪

仅仅是为了在惊涛拍岸之后

抢占一朵浪花的位置


我利用空间上的落差

将整个桓龙湖悬空起来,飞流成一道心灵上的巨瀑

足足超过三万英尺


将军墓里,锋利的刀刃一直在向岁月学习沉默


在将军幕前,我心生敬畏,惜字如金

青草默默地长高一寸,天空就矮了三尺

将军一身铠甲,来不及起身,就满身风尘


他立过的功,已随万骨而枯

他立过的德,已站立成碑

他立过的言,已谱成一曲《将军令》


他最后射出的一支箭,也脱离了白骨

他用过的大刀,正在铁锈里隐姓埋名

而那锋利的刀刃,一直在向岁月学习沉默


厮杀了一辈子,最后只剩一匹嶙峋的战马

空着脊背,返回故里

嘶鸣里,少了一双勒缰的大手


躺在墓里的将军,决定再次开垦自己

在身上,种满野花野草

不让身体里裹着的一个战场,再次荒芜


望天洞豁然开朗于自己内心的空旷


二十万年的空,一点点掏空了尘世的欲念

辽阔的胸怀,让人间的悲悯在此深居简出

望天洞豁然开朗于自己内心的空旷


放下流年,这里是人间暗藏的渡口

石林、城墙、雪莲、冰川、喷泉、瀑布、暗河

都偷偷地洄游到一座山的体内


洞内仙风浩荡,洞外的人间还停留在纸糊的命里

通天桥不通天,直抵别有洞天的胜景

聚仙厅里,诸神会早已散场,只留人语空响


钟乳石灵珑,剔透了肉身

华清池里沐浴着一个盛唐,出浴绝世风情

景泰蓝小巧,珍珠壁壮观,垂帘听政气派……


迷宫如人世,来来去去,皆有迷途

洞里有洞,门中有门

身前身后都是路,入世与出世全在一念之间


站在五女山顶,我成为悬崖的一部分


五女屯兵,踞山为伍

巾帼红颜,啸聚山林

让一座大山,在民间落草


飞来峰上,孤独叠加,人间有大寂寞

我站在峰顶,孤寂就加高了七尺

如果没有后来者,我就与自己为敌


一线天折叠了天空,仅容一朵白云侧身而过

登太极亭,凭栏远眺,川流浩荡席卷北国

在点将台,挥斥方遒,将一个桓龙湖扶上马背


五女山城在光阴里高古,专心活在两千年前的战火里

用金戈铁马为自己加冕,沉淀在一个朝代的底部

出土的陶壶,便是一个用旧了的人间


落单的星辰,在古城里歇息,打尖

路过人间。再次启程时

却怎么也挣脱不了大地的苍茫


在五女山主峰,有雄鹰翱翔

天空一再后撤。一翅峭壁,一翅悬崖

飞得非常放肆。翼下有风,还有远方


我站在山顶,成为悬崖的一部分

高处不胜寒,再也回不了身了

那就让身体的一部分如刀削,壁立千仞


而在山路上,几个世纪的足音仍未被风化

在五女山,只要能让陡峭的脚步声落脚的地方

就会有“竹杖芒鞋轻胜马”


我必须保持一种挺拔的仰望


我必须保持一种挺拔的仰望

防止自己从桓仁的山水中,峻峭地滑落

防止自己在那炫目的美景里,毫无抵抗地溺亡


光阴如轴,江山成画

桓仁的山水,积攒了足够多的诗和远方

良辰成群结队,铺张着肆无忌惮的美


在桓仁,身处惊世骇俗的山水美景

我只是一个被风雨洗旧的人,晾晒在俗世

不挤干多余的水份,老天绝不收起落日


被绝美的风景包围

我就像是天地间一处伟大的败笔

在桓仁,我照样也能荡气回肠



五女山石头记

辽宁  王  葳

                               

点将台


风一吹  松林就齐声呐喊

一如当年出征的宣言


山下桓龙湖激扬的水

将拍岸的掌声一波波传来


点将台早已找不到当年的点将者

只是风点到那些消失者的名字

他们就站在草尖上回应


石柱础


掉进落日的王宫

慢慢地挪进黑暗


余下的六根石柱础一直站在那里

不瘦不倒

站成历史的一块骨头


萤火虫仍在夜里

提着灯笼来回巡视

可离去的人们再没回来


走远了再也走不回来的地方

叫故乡

走远了再也走不回来的岁月

叫历史


楔形石


楔形石就是一枚钉子

把战争钉在墙上

把眼泪钉在草尖

把似血的残阳钉在深秋的落叶上


把石头的单纯

钉进另外一种色彩

这些坚硬就如雕塑

顷刻间有了智慧的光芒


每个走过来的人

都会拉着风

翻看钉在墙上的那段旧时光


被钉子咬住的成了遗址

而那些随风飘散的

是早已隐退了的翅膀



五女山


风吹落了花开   吹黄了草叶

可写在五女山上的那些名字

风怎么吹也吹不走


五女用传说站在山顶

朱蒙用王者站在王城

怕五女山上的这些蜡烛被风吹倒

五女山就站成一个巨大的烛台


春天和秋天换来换去

可任凭春天再大的风秋天再大的雨

也搬不走这块烛台

也浇不灭那些燃烧的蜡烛


每一个走上山的人

一站上烛台

就会被点燃



桓仁辞章:大地珍藏的颜料和诗意(组诗)

甘肃  陆  承


五女山:隽秀深邃的美学锻造


隐喻之山,斑驳而出。神的光,照耀多少磅礴。

我领取一份门票,一道光晕,

在清雅的比拟中洞察往事和当下,比如,一座山的

谱系,是否还要包括山之外的瞭望和想象。


一座辉煌而坚韧的城嵌入,如丰沛的明珠,

在暗夜闪烁空旷的心跳。王者气象,民族风范,

我聆听太极亭的浩瀚与壮丽。精巧的设计,

伟岸的砥砺。谁让一座山顺应了灵魂的呼吸,

谁让一座城成为了一座山上不可更改的按钮?


浓烈之美,贯穿春秋。看不见的笔墨,

演绎交错的画境。哦 原谅我写出这么世俗的诗句:

斑斓的叶子,好像婉转的音符,在不停寻找

那适合自己的琴瑟,而层次的绿韵,则像一位幽怨的

少妇,在不经意间散发出充沛的韵致。


草木皆为我爱,喷薄轮转,白昼交替。我熟知点将台,

观澜松柏,在崎岖的肉身上探寻巨大的柔和。那沁入了

芬芳的生长,在并未割裂的缎带上雕琢神像或众生。


河山共振,屏风大开。我望恒龙湖,悠然翡翠,

那澄明的反光里,一座山以及她浩然的史册徐徐展示,

我阅封面,华彩流淌,底蕴深刻,我察封底,

景致盎然,宛若一只即将远游的大鸟,振翅恢弘。


处处皆是舞台,那露珠、山石、无名之花

装扮的剧目,述说了怎样的深沉,又引领了何等的青春,

我看到霓裳千里,彩霞无穷,这浩荡的山脉上,

坚固何以,超然的披风,指向了远方和心灵深处的敬仰。


大雅河:一条温润的丝绸沁入灵魂


我该怎样说出一条河的壮阔和闲情?该怎样

在一条河虚无或存在的范畴内葆藏一把并不锐利的剑?


波涛宽阔,顺流而下,直到抵达一处桃源或童心的印记。

这一路,我忐忑或豪迈,那把暗藏的剑,

就是我最大的勇气,以古时侠士的气韵穿梭大雅河的壮阔与狭窄。


水流润身,我心铭记。这酣畅里蕴藉了酒的元素,

魏晋的气度,带领我,在一叶小舟上度过漫长或刹那。


我描画一条河的同时,也要描画出与之相邻的山,庙,

或那深深烙入灵魂深处的挣扎。我要在这条河的肋骨上,

刻画出她的坚韧,以及澎湃处意蕴的广袤和淡雅。


山峰为左,花鸟为右,中间是一条温润的丝绸,

饱含了“回音壁”或“傲骨三侠”,以及那缀光点滴。


我从未对一条河这般深情,她蕴含的美与险,

宛如潘多拉的修辞,在诱惑或挑战的桎梏下,设置璀璨。


我划动船桨,划动心中不变的旋律。在激荡的克制里,

我穿过窒息,那沁心的凉意。在庸常的赞美中,我寻觅

花,浪花应声而至,在我的手心里肆意生长。


传奇映现,风物华彩。并不只有一条大雅河,

而是一条条炫彩的河流,从心中奔涌而出,涌向天边,

涌向一座伟岸山脉的侧翼,在恒仁的丰润里找到安雅的位置。


望天洞:绚丽斑驳的童话殿堂


我望见了神,他正在设置水晶般的殿堂。奢华充盈,美学昂扬。

望天洞里,精细的笔墨,承传了多少希冀和瞭望,

我缄默内心的赞叹,让灵肉洞穿此刻的静美与涌动。


那错综的布局,以及庞杂的源头,在一卷画作里慢慢浮现,

狰狞之貌,恬淡之情,衔接之外,我目睹那未曾完全解密的

风貌,在幽深或璀璨的点缀里,我遇见的鸟、云雾或大厅,

都是命运不同的赞叹,婉转着钢琴的音色和不可视的摇曳。


暗河战栗,钟乳环顾,那若隐若现的佳人,此时身边,

转瞬梦境。我继续探寻的娇美,在弯曲的迷宫里尽情演绎。


帝后之间,王妃众多,我是那一枚镜子,照出所有的阴霾和欢笑,

我也是一份请柬,在自我的比拟中雕饰一座洞穴的豪华与自然。

那暗喻的镜像,纷呈中有清丽,浅色里含深情。我走近,

仿佛我就是这一丛石笋的守护,在静默中付出青春、浩瀚和思想。


笔墨浓稠,色调蓬勃。童话的意境,呈现彼此的呼唤,

我雕饰他者,也装扮自己。在幼小的欢愉中,梳理一次行途的

斑驳。那并未完全陷入回忆的洞穴,在并不漫长的思绪里

延展了超过一册史志的距离,在前人抑或来者的叙述中,

找出那一份独特的标签,并在这虚无的台阶上写下恒久。


在望天洞,我跋涉如年,我休憩如秒,我望见天界,

也望见人间美好,在这虚幻中修行半生的恍惚和浩淼。



五女山走笔

贵州  朱永富


1


叩问或探询,均指向石头


草木之事

十一月之后,就斑斓入画。每一片枫叶

秀作藏头诗


时光,是一叠胶片

上山人和下山人那里


幻境各有不同


2


想几个唐朝的人,女性

不会用很久


因为我们善于回忆,狙击,穿梭


时光是一面城防

必要的时候

可借助

历史和传说


3


高句丽,绚烂的词牌名

由来已久


山城之前,是永远完不成的雄辩

相互剥离,又相互支撑

楔形的石头和城土

远景在排兵


我从历史的针眼里,洞观兵营和哨所


4


时间留下永恒

风雨和伤痕



五女山,一幅逍遥在抒情外的山水画(组诗)

安徽  王太贵


1


传说挽着细雨,在点将台

我看见蔚蓝色的桓龙湖,多像安慰

把风的曲线,光的隐私,一层层剥离

一线天攥紧了密语,那些奇形怪石

是谁丢下的错别字?雾霭渐渐散去

疼痛和犀利,在最窄处维护着山峦

结痂的伤口,苍天将明月当作梳妆台

一座山揽都城入怀,高句丽国在一小块

废墟上哭泣,可她的来路

被时间禁锢,背负着潭、洞、溪、崖

以及大小峡谷的错觉,一生都没有

走出群山的庇佑。狭仄的山道上

秋风剪径,迷雾里的鸟鸣

蓬头垢面,香火造访的人间

信徒双手合十,蒲团上,能够跪向五女山的人

昨夜,已提前消失在书信里


2


傍晚,我在一封申遗纪念邮折里

缓缓打开五女山的轮廓,时光返回远古

枫叶折断暮色,香火很年轻

而古老的钟声却早已疲倦

谵妄、誓言,以及潜于心底的那点奢望

在山前的石阶上依次摊开

芸芸众生,把精神的坐标

定格在一座山上,季节假借枝柯

小憩或抑扬顿挫。清风从天昌门开始

就潜心研墨,人间的嗔怒爱恨

在与飞来峰的对峙中

彻底败下阵来


3


登五女山,需彻底将心从浩繁的俗世里

抽身而出,如果那些嶙峋的石头

不被命名、假设和想象的话

就可以充当我的文字,不喜不悲

我不再关心它们像什么,只听从

大自然的造化,遇见溪水、走兽

腐叶或一枚野果,就像我的诗句

摆脱繁复修辞,露出了湿淋淋的平仄

古藤扶崖,在石头上拓下攀援的痕迹

导游图上的路径,并不比一株植物

更加熟稔山体的姿势,五女松蘸着霜花

怪石托着白云,月亮倾斜在山坡的影子

朦朦胧胧,仿佛下凡到人间


4


不谈归隐,我熟悉春风的秉性

恰如春风熟悉好汉松、天池和枫林坡

以及玉皇观外的三两株野花

有时,春风是有剂量和额度的

昨天在山峦观日出的人,深知天籁

与太阳的秘密,刚发到微信圈的美景

为季节续上颤抖的尾音

古城在月光下袒露出旧骨架

那些砖石、陶、瓷和铁,在出土的瞬间

遇见了崭新的目光和憧憬

五女山麓上,尽是枝柯横斜的笔画

白天支离阳光,夜晚拆解历史


5


星星的浮标,心无旁骛地出入桓龙湖

独钓或醉饮,众鸟沉醉于湖水的仙境

我已将体内的生物钟,和湖泊的微循环

作了无缝校对。忧伤、彷徨和深深的愧怍

因为湖水的缝补,而有了回心转意的可能性

白云似纱布,缠绕着飞来峰留白的眉梢

而所有的誓言,却经不起湖水的推敲

湖光找到失效的住址,我凌乱的脚印

为五女山盖上的邮戳,永远没有期限


6


八百米峰峦,尽收眼底

霜和雪都在高声喧哗中,黯淡了下来

想一想,遥远的古代,采药人背着药篓

如蝇头小楷,在群山之间跌跌撞撞

世间疼痛的根源,或许都在这层峦叠嶂里

兵匪、流民、皇帝和信徒,拾级而上

假借了十万草木之心,葳蕤或枯败

都心怀一座山的福祉

香炉里的灰烬,还有些许余温

民间的祈求一再逼近

五女山的松涛,当枫叶缝合了时间的色彩

总会有一双翅膀,为你打开天空


7


山林里,红枫摊开鲜红的稿纸

风开始临摹季节的幻觉,秋天深了

我不该在层林尽染时,惊扰五女山

斑斓的梦境。昨夜,蜘蛛曾经造访始祖椅

一条纤柔的蛛丝,无限接近终点

高于尘世的仰望,虚拟的海拔

踩着999级音符,还差一只鹰的距离

就可以抵达晨曦。抬头,新的秩序在

更高的地方诞生,天地之间的戏台上

五女山像一枚曲别针,卡住星辰、白云

以及遍山的谣曲,我的肺活量足以

荡起天池的涟漪,而我摇晃的影子

一波三折,被烟岚悄悄没收


8


十八盘临云取景,在悬崖和悬崖之间

悬空的我,被耀眼的光芒吊打、诘问

心扉敞开,在峰峦陡峭处,看见曲折的前世

山下,湖水翻卷,在忘我地修改颜色和听力

雨水和诵经声,正穿过一尾锦鲤的嗅觉

陶罐上淤积的泥土,仿佛不可辨认的台词

石头推测城墙的韧性,我循着青苔和露珠

去寻找一座古城轻微的呢喃

楔形石块上,脚步拒绝缓慢和沉思

五女山于俯仰之间,独自逍遥在抒情之外

铺开一幅又一幅唯美的山水画卷



五女山似曾相识(组诗)

辽宁  李  冰


入山记  


拽一条路,在五女山

每一处风景都是我的前生


俗世一经沉淀下来

就是一块块石头

而更多时候

我们都相对无言


若说心灵是寺庙

那么,蛰伏在林间的那些鸟儿

是否就代表着

众多无法摆脱的凡念


登五女山


那座山一直端坐在那儿

一副老僧入定的模样

登山的人渐渐增多

他的前胸正被一寸寸点亮


站在他宽厚久违的肩上

望着脚下积木般的县城

细瘦的浑江环绕着

闪着白光


恍惚间传来了谁的呼唤

那声线似曾相识


匍匐在低处的生命


看上去依旧像一顶帽子

而现在,我是它顶上的一粒浮尘


阳光从背后倾泻而下

照耀在,脚下的桓龙湖、

不远处的发电厂

富尔江像一根毛细血管


天空真蓝啊

它一下子暴露出了

那么多

匍匐在低处的生命


在五女山顶



我喜欢这里的黄昏

日落凤鸣,浑江横亘着一抹霞光


河流在远处宛如丝带

寺院的钟声已然敲响


松涛阵阵,依稀飘送来

一缕清香,四十处风景唱晚


龟蛇望月,观音洞静坐

恍若人间,最恢宏的道场

“五女山杯·相约桓仁全国旅游诗歌大赛”组委会

2018年8月28日



文章分类: 企业报道
分享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