辽宁五女山旅游开发集团有限公司
024-48237888

“五女山杯•相约桓仁全国旅游诗歌大赛”入围等级奖人员及篇目(二)

23

五女山,我要反复读着你的名字和芬芳(组诗)

辽宁  侯明辉


桓龙湖,一滴守身如玉的蓝


一滴蓝,一滴守身如玉的蓝

在辽东大地的衣襟上,捧出了大片大片的湖水和微风

捧出了迎春花一样的心事和年轻

万乐岛多像一枚会说话的蝴蝶,缓缓打开自己

打开了这一生,唯一的一次绽放和爱情


桓龙湖,多像一只少女的手,

摇醒了老实、木讷的游船和湖心

荡漾,幽深,明澈,万顷

一朵朵涌动的浪花,饲养着我的涟漪和水草

波光粼粼、湖影跳动

一只只鸟鸣,在云朵和阳光间穿行

鹿头峰、三柱石、七音谷

千百年来庇护着我的故乡、五谷和福分

在桓龙湖,让一朵浪花,爱上另一朵浪花

多像让一个人的下半生,爱上了自己的上半生

在浪漫的桓龙湖里,我要好好为自己

策划好一次邂逅、指尖和背影……


没有谁,比我更爱这醒来的桓龙湖了

爱这蹲下来的南海观音、龙华寺、魁星楼

我爱上的,远不止这些——

一滴浓浓的蓝

顷刻间,洞穿了我一辈子坚守的眼角和嘴唇!



五女山,我要反复读着你的名字和芬芳


把一座古城,种在峰高千仞的山顶

多像把一朵油纸伞,插在邻家妹妹乌黑的发髻、枝头

微风一吹,一朵朵野花就少女一般

纷纷溢出了山坡、枝头、春天

溢出了我掌心深处,深藏多年的鸟鸣和光阴

我亲切地叫她:十八盘,月牙关,飞来峰,天昌门


多像一群孩子呵,这些名字团团围住这座古城

围住五女山不舍昼夜的呼吸和鼾声,一围就是千年

在高句丽王城,四处游走的是我的忐忑和惊喜

是被逐一瓦解的乡愁,和被时光收留的泪痕

把传说交给流云,把人间留给自己

我背驮万物,在山中穿行

每一步,都在模拟头颅扣响大地的声音

对五女山,我要保持足够多的敬意

哪怕林间的一片枫叶、一块风化的山石

我都像对菩萨一样,毕恭毕敬的虔诚


在五女山,我要反复读着你的名字和芳香

要彻夜不眠地看着你

看你八卦城的涅槃、繁荣,看你浑江的靓丽、丰盈

看你情不自禁红润的脸颊、微启的嘴唇

五女山,风涨一寸,你便芬芳一尺!



普乐堡镇,与一粒稻粒擦肩而过


总是固执地相信,这漫天曼舞旋转的雪花

一定是斜倚在普乐堡镇腮边的那枝腊梅,为我

放飞的一只只蝴蝶

安静、内敛的粮仓,马车,农具

一定比我更早一步,抵达了故乡的内心和往事


大青沟熟透,花脖子山俯身

麻雀驮着镀金的光,飞在颤抖的稻田里

一朵雏菊,翻过九月

锋利的镰刃就在我的左手上,醒了

繁忙的打谷场,堆积如山的黄金

在我的右手上,折射出了紧攥的光阴和相思

就像现在,我端起的这大碗凉茶

盛满了一个女人,一生付出的爱情和操劳

放大一粒稻粒的饱满,把它放大到

大雅河的奔涌和血性

再缩小,缩小到萤火虫振翅擦亮的灯盏

那么久了,稻粒和汗滴,仍一次次地拧亮自己

将我的人间和远方,照的生疼


在普乐堡镇,与一粒稻粒擦肩而过

我突然想起来了,我们前世就这样交换过一次

急促的呼吸,害羞的眼神

一颗最甜的稻粒,正一点点靠近午夜

靠近我们,今生紧紧抱在一起的幸福和呼吸



桓仁山水刚好情窦初开(组诗)

辽宁  刘德学



那粒大米折返几次的乾坤


长了荒草的从前,从四道河出发的那粒大米

策马扬鞭地飞往皇宫

名气很大,乾坤却很小,膝下也少黄金

几个人享受后,你便打道回府

那时,你不敢也不能仗剑民间的天涯


多少次折返中,换了人间

每一粒大米里开始有了自己人性的祖国

这时,你的乾坤千山万水都是情

你放下江山和美人

不惧苦海,专讲慈航

于是,大众才能在胃口里拜谢

你这尊咱们自己舌尖上的真佛


我们出门的行囊中

再也不用带上桓仁原乡的炊烟

在很多地方,我们只要看一眼炊烟

就一定能嗅到那粒大米的香气


仔细想来,桓仁山水刚好是情窦初开

岂止是四道河的大米

不管你是什么木质、铁质、石质

还是什么晶质、花质、肉质等等

遇到桓仁的山水,忍不住,都会开枝散叶

甚至鬼质的东西,桓仁人骨缝里的山水

也能叫你修成正果



葡萄花开的时候

五女山下的桓龙湖沿岸有海

那是一年四季都不死的葡萄海

第一季和春天过心,第二季跟夏天过情

第三季与秋天过命,第四季同冬天过魂


葡萄花开的时候

如果李白还在,也会扔掉白发三千丈的诗稿

向黄金冰谷进发

坐在五女山顶,让山水醉得天翻地覆后

绝不是一吐便是半个盛唐

而是整个江山的模样


葡萄她不需要叫自己的枝蔓

爬向新婚不久的月亮里

因为一到晚上,她就会让自己的洁白

化成琼浆,和小米粒一样的花一起酿成纯粹

那一刻,桓龙湖的两岸再也分不清

哪里是月光,哪里是葡萄花香

使得天上的神仙,人间的江山一起安然入梦


千山万水的精髓,被一个瓶子装进岁月

天地间的灵魂,被一块冰融化成落日

从此,葡萄架下的心事

被人们放进高脚杯里

分享着与大中国干杯的时光

不碰英雄气短,只碰社稷情长



红肚兜小孩给桓仁人交魂交命


千草之灵,百药之长的山人参

在桓仁多得就像草

甚至就如同萝卜一样长在寻常百姓家

最后形成了铜墙铁壁般的新集体主义

使得玉皇大帝早已失去了威严和传奇


红肚兜小孩走遍潦草的千山万水

落胎后便痴情于这片乐土

从此就再也不想离去

土地有神气,水分存灵光,人具菩萨心

所以,红肚兜小孩一个劲儿地和山河共同疯长

疯长中,一直没忘给桓仁人交魂、交命


一个红肚兜小孩像一百个红肚兜小孩似的

一百个红肚兜像一个红肚兜小孩似的

其中一个红肚兜小孩

甚至想去乞力马扎罗山

把海明威曾写过的那只豹子救醒


但所有的红肚兜小孩一直想给

太上老君一副新配方

好让那丹炉里的三昧真火

去给天地和人世间一瓶灵丹妙药


桓仁:纵横扉页与诗意山水(组诗)

甘肃  欧阳


桓仁经纬蛰伏于笔痕

一车粮草不足以换取山水的上善若水


与一朵花执手,眉批掌中留白的部分

洗净,或分娩出明月清风

红尘收拢于案牍

一身烟火味也被一一剥落


春风荡漾碾碎恋情,破晓之前

枕一段姻缘入梦

载一舟岸芷汀兰泊在梦的河床

签收历史的词牌,或一根乡愁的翎羽

将木屐烙在土地,说服风声

还人间一抔净土,与安详



山水博爱,孕育出一座城池的最高尺度

芬芳、钟毓,或地灵人杰

给前来拜谒风月的异乡人

赐予吻痕,再汲取桓龙湖的所有养分

伙同夕阳,背叛了人间烟火

此去,风声正紧,桓仁光明正盛


宣纸上传来鸟鸣

不止一次修葺了社稷的图纸

一杯酒浇不灭街头的琉璃灯火

诗人,你们何时才能卸下一身诗稿

把有五女山归位于七律

馈赠我一花一叶,乘风归去来兮



风声温柔,穿插于草木之间

抚慰着赏月人,又把桓仁上空的天光云影

吹入一折羽扇,开成典雅与幽香


打马而过一片落花慰藉了碎石路

燕子坐在房檐,疏影横斜

被时光打磨成一种谜底

浮动成前世今生


拜谒一座城,连同低眉的——

香草、绿叶、鸟鸣

活在我的竹简,款步而来

脚底滋生风雨,亦如楼台上抚琴人的肌肤

洁白、水润

十分接近桓仁的所有细节



风月慰藉斑斓霓虹和一块煤的纹路

我一杯愁绪,几年离索

打开宿命的声带,可是墨汁太清淡了

描绘不出黎明、家书


花蕾不会褪色,唯一加重的只有笙歌

与一副蓝图的色香味

停杯投箸,拨响琴弦

我独辟蹊径,预测出——

古典宿命,抑或山水经纬


悬挂在梢头的雨水也不可一世

落下三滴就足以——

代替桑梓,拉长身影

遁迹于城堡,寻找一方净土的发明人



桓仁,请允许我——

以故人的名义,守护你的钟灵毓秀

以生辰的名义,守护你的香草美人

以子民的名义,延续你的傲骨、气节


八卦城的传说把疮痍收拢于腹

长揖拜昼,归去之前

学一学山水的胸襟和草木之心


最后一次研墨,为缠绵悱恻的风花雪月

最后一次回眸,为山水的仁爱、善良



在桓仁城门镌刻下祖先的姓氏、名字

引火煅烧词根,供奉先贤

请借我一束闪电指点迷津

再食饮苍月,把天地碎片压入读本

还人类一缕清风


苍穹红日的光耀独领风骚

又收敛八分,听日,听月,听春风拂槛

乡愁和桓仁的古典瞳孔相似

逆流而上——

孤帆、琴弦、残月早已熟透



出走半生,流浪了二十四夜

修行尚浅,一杯莫干足以使我原形毕露

洗濯不尽时光竹简

在桓仁,荒芜不再喧哗,光明不再矜持


签字画押的人也签收了清山秀水

我已大彻大悟,安顿好亲人

策马前来洒下一川火种


高月初升,史学家就光着膀子

调动十万颂词

从一枚汉字的内部打开桓仁天地



提灯上岸,唯有山水才可以决绝

才可以压倒煮酒论英雄的桓仁少年

突出重围,我亦悲天悯人

把一纸兼济天下带出去

执手相看泪眼,呼来佳人

一同布阵,途径天上、人间


信使提着牛皮灯笼,洒落光明

一片历史的竹简

等于一方水土的纪传体


花朵谢幕之后,尘埃归于清风

画舫夜游,用一船渔火

慰藉笔墨纸砚,再破题一次

解析三千功名,让一粒沙魂归故里

孤雁也迷途知返,歌女放下琵琶

提笔抻纸,为桓仁立传


在五女山的诗意里行走(组诗)

黑龙江  梁文奇


他们向一个巨大的城堡走去。城堡的正面写着:“我不属于任何人,而是属于所有的人。你们在尚未进来之前就已经置身其间,而当你们出去之后依然身在其中。”

——狄德罗


一座古城或时间简史


一座山用它整个身体托起它曾经历的时间

两条河用所有的力量疏导内心淤积的故事

时间?这无法收拢之物,却这有着巨大手劲的智者

它搬运众物就如风搬运风,如命运搬动我

在五女山山城,我仿佛走进一个时间的宫殿

一个古代钟表的内部;仿佛要拜见祭司一样的少女

沉睡的阿芙洛狄忒


这尚被高高举起的五女山城,昔日的族裔都去了哪里?

所有的爱与恨、情与仇已被分解得像这山顶的泥土

用来重新孕育新的生命,亦如这漫山的枫树

它们仿佛一个个比人更虔诚、更异口同音的教徒

它们一直不停地举起高高的旗杆

等待着把一座山插满鲜红的旗帜

它们在传达什么信息


城墙尚有巨大的根基,围拢着一个更为开放的古城

拾级而上,仿佛沿着花朵的穹窿走进一个果实的内部

那些隐秘的糖分

是不是我们另一种必须的供给

点将台。或许再也没有比它更哑默的事物

像是一个人躲在自己的喉咙里 ,而这人仿佛并不存在

除了适合俯瞰这如太极图一样流转着光阴的河水

看一座美丽的八卦城

它此刻像一个已经放飞所有的蒲公英种子的光秃秃的手掌


一座开放的古城,早已经无法围拢起自己

如同一首诗,拥着早已不属于它本身的句子,饮马泉还在流淌着它的光阴

在痴痴地等那些鼓点,那些温润的嘴唇

在五女山古城,突然觉得被大山托起的力量、雄浑、厚道

突然觉得自己像是一个小小的棋子

而我一直追溯的神秘人,他暗暗提着我


九月五女山,点燃寂寞沙洲冷


是谁将五女山彻底点燃

裸露的五女山顶像置放在火中的杯盏

仿佛那一杯美酒刚刚被温热;仿佛在等待所有君临的人来分享

来豪饮

来吟诗作赋,来抒怀,来写意,来为之倾倒

仿佛这世间除了行走、畅饮再已没有更为重要的事情了

这种火会让血管中有一种物质在加速

会让我整个人在变轻,变得透明


行走于此刻的山路非但未被炙烤

反而有直入人心的清凉,拾级而上进入这火焰的内部

仿佛因此变得圣洁,仿佛因着这盛大的淬火

会烧毁一些生命本身以外的东西,


穿越五女山的枫林,仿佛一次完美的朝拜

当一声一声的鸟鸣如同一粒粒新词,此起彼此

像是在抚慰曾经的忧患和苦难

林中串掇的飞鸟、车豁子、三道门、红麻料、涝天贝

每一个如同一个个圆润、饱满的瓷器


这会儿,让任何一个人的心软下来,让所有的喧嚣归于这岑寂

有一刻,我看清了那些尚绿的、也看清了红透的落在地上的

还有在树上闪烁的枫叶、它们每一个都是小小的信笺

都书写着它简单而美好的爱,我一片片的寻找、用目光摩挲

好像马上就能找到一枚它我一模一样

上面的经纬书写着我的过去和未来

——或者这就是我行走与枫林的所有的意义和功效


五女山,我在一首诗里流连与遐想


一个地址,会拥有它全部的记忆

五女山,我无法沿着它一个个演变而来的纽扣般

的命名去解开、去激活属于它的全部信息

去碰触一个个或隐或现或明或暗的密码


我无法沿着这只洁白的嗛羊

上溯到成周大会,去目睹那一派民族之间猎猎风云

万千气象

一如此刻,唯有安静是最好的答案

一如这幽蓝的桓龙湖以湖水本身容纳着岩石之心

以一群群水鸟的温柔的波浪对时间以宽慰和抒怀


谁能在大海中重新辨认一条曾经熟悉的河流

谁能顺着一枚小坚果去寻找到它最初的葱笼的枝头

就像我站在这虚掩的城里------这曾经的东方第一卫城

无法去辨认一个数百年坚守自己的高句丽王国

也无法去还原一个强大的女真部落


在五女山,仿佛走进时间的迷宫而总是忽略脚下的风景

这一丛丛的格桑花还在举着小小的唱片

义无反顾地抒情

是哦!我们无法估量命运给我们什么

但是我们从来没有对美好的事物失去希翼和想象

就像浑江和哈达河在从未在相遇之前有过考量和校正

壮观总是和美比肩,惊悚总是与险峻结缘

在这里行走,不能不说是向远方、诗意。也向内心


在五女山,总是让人不乏诗意,不乏抒情和感喟

这山与山对仗,水与水叠韵,曾经的民情国运变成了流年

曾经的陶罐盛着湿漉漉的时间;曾经的冷兵刃长满了旧茧

仿佛除了爱——一切的意义都变得没有意义


桓仁行吟(组诗)


辽宁  隋英军


纥升骨城


是白色。是云雾缭绕,是五女

乳白的衣衫

在浑江之阳,五女山山城是什么模样

山城扼水,谁一遍遍淘洗千年的鸟鸣

云旗逶迤,谁用圆圆的月亮照着故乡

戈戟交辉,谁的甲胄落满遗忘的泪水

鸟鸣还是那声鸟鸣,月亮

仍旧启闭圆缺,故乡的谣曲

滴水穿石,人世间

又过了千年


如果是仙境般的城,我要把宫殿

放在那里,如果红尘中

藏着一截海枯石烂的誓言,我要把爱情

放在那里


一块石头被刻成了碑

让所有的名字不朽

把一块青苔移开

狼烟在升腾

铁骑踏碎的城池和花朵

又被重新修复,放入草木葱茏的水

那些走失的人群,一些走进竹简中

云深处。一些人穿汉服,穿唐服

在泛黄的史书中依旧面容鲜活


我在想,会不会有几个人

走出城池后

再也找不到来时的路

如果一生都在寻找

这石头砌的城中,该葬下多少落花

举杯邀月后

又剩下多少颗

破碎的心


五女山:博物馆里的玻璃项饰


暮色升起来,江水落下去

月亮,月亮,都几个时辰了

请赐我一缕散乱的光线

打湿一声无法言说的叹息

望江楼上望山望水,望不穿

秋水长天

你不来

我便夜夜梳妆


我的珍珠、玛瑙,我身体里的彩霞

你送的玻璃项饰,闪亮,挂在颈上

多像我剥落的气息

沿着月亮的缺角,我看见了你的弯弓

古驿道上马蹄远去,春天还会来

残酒冰冷,像昨夜的秋雨

而你,不在


玻璃项饰,你前世的泪

一滴,燃成火焰

一滴,认领

今生的轮回


注:玻璃项饰,五女山博物馆藏。望江楼墓地出土,高句丽时期贵族妇人饰品。


六块础石:王的宫殿


灰暗。荒草。六块础石

王的宫殿跌坐在石头上

苍鹰折了羽翅,看见云朵

我还能想起夜行的兵士


残破的瓦罐越来越旧,越小

高高升起的旌旗上落满雨水

丢失的名字如同满天的星星

亮的继续亮下去

暗的在夜色中化成飞烟


沿着一柄弯刀寻找一滴血

沿着一滴血寻找一丝余温

沿着余温,我看到火光冲天

王的宫殿在大火中

烧成灰烬


王选择青草,选择蓝天,选择自己

成为众人之王

王有一座大殿,日日夜夜

良宵生出千缕白发

他唱出歌声,大风灌满

王的胸腔

他取出红尘中里的孤独

熄灭尘世的悲伤


有多高的山,就有多高的水

山山水水映出一片薄薄的月亮

王举杯邀明月

江山万里,王只看见自己的影子

一闪,一闪


注:遗址为五女山山城上,基址长13.5米,宽5米,原有七块础石(现存六块础石和一个柱坑),表明为六开间建筑。曾出土高句丽早期坚耳陶罐等典型器物。从建筑规模等级来看,推测为王宫遗址。


把五女山给我(外一首)

浙江  邢秀丽


把五女山给我

我就在此种下五女山山城

种下太极亭和点将台

种下城墙哨所和兵营蓄水池

种下天池井终年不涸

种下阔叶林铺成厚厚的绒毯

种下飞来峰种下一线天

种下桓龙湖

也种下百尺峭壁


把五女山给我

我就种下山中的杜鹃和天女木兰

种下青苔和鸟鸣

种下山兔和刺猬

种下白云在天上游走

种下春风吹绿所有的种子

种下雨露种下雾凇种下冰雪

种下月光和月光下的萤火虫

现在,我正种下整个五女山


倘若没有人来打扰

我就一直这样种下去

直到有一天

我把自己也种在了其中


桓仁古城的前世今生


桓仁古城的古

可以追溯,可以典藏

可以一一抚摸

就像抚摸身体的每一个穴位


多少辈子过去了

多少辈子的人

踩着青石板路走出去又走回来

在古城边整理祖辈的基业


还有那些注满岁月痕迹的

雕花门楣

还有与之相连的

幽巷明街

一定藏有一些窃窃私语

被桓仁古城悄然记忆


总是试图放下行囊

在行云流水的桓仁古城

携一身水音和韵脚

把自己披挂成一颗草木心


总是想把桓仁古城的盛景

打包背回远方的家

没有哪一种低语能被喧嚣淹没

没有哪一种绽放能被时间阻止


这里一定藏有一枚闪光的绣针

绣着她的锦绣

绣着她的前世今生

推开岁月的尘埃

此刻,我已站在古城的街角处

安静地等待风,也等你来


五女山,一处神秘风水滋养的诗意坐标(组诗)

河南  赵洪亮


1

启运,发祥地

北方之北,一处神秘风水滋养的诗意坐标

一首物产丰饶的赞美诗,沿桓仁镇的古韵翻飞而来


三月,伏笔被春风解开纽扣

一阕词,敞开心扉,在五女山喊醒春天


葱郁叠加在山峦,陡峭的风变得丝滑而又柔顺

鸟鸣在林子弹来弹去,落在杜鹃花肥美的肩头


水瘦山寒,斗转星移

一叠残卷,压低喊声,暴雨与闪电

弹去皇冠上厚厚的尘埃,高句丽王城清晰可见


现如今, 4500年沧桑

陶器上的春风把长出来的新词

一朵朵分行,就像这野桃花

开了一路,又一路

仿若一个又一个愉快的修辞,蔓延,任性


2


阳光一直顺着浑江的流向

曲折平仄,是的,我认得那只清瘦的蝴蝶

顺着蝶翅的方向,一群蜜蜂拉近人与自然的距离


花楸树,牛皮杜鹃,宫粉紫荆攀比着开

云彩蘸着江水临摹自己的原稿


此刻,我站在三月,给一阕山水填词

桃花诗韵的部分在上,传说中的乡音在下

把五女山让出的辽阔写下热爱


3


闭上眼,似有春潮漫过水草的眼神

桃花,一树妙龄,那些小幸福羞涩粉红

在水岸顺势恋上一江春水


走过八卦城

一册经卷被神的手指抖开

石头与落花互为禅意

想要的风水,时不时碰见愉快摆渡而来


在五女山,请记下这有意义的清晨

所有的热爱溜出柴门,像草木的内心柔软着

纷纷抽出朝圣春天的嫩芽


4


点将台上,刀枪狼烟早已散尽

江山社稷温润祥和,时间吹皱的伤口

渐次长出新绿


历史虚掩

眼前的五女山辽阔逶迤

梧桐花,沿着诗意的方向松开花瓣里

甜丝丝的春天


山路。白桦林,把时间交给明媚

让裹紧骨骼的束缚松了又松

弯道上的野玫瑰和紫荆,纷纷掏出体内的粉红

对三月表达谢意


一座山的深意

用鸟啼婉转,扶正我胸腔那些词不达意回声

赶路的风神,尾随着春天的影子,借一枝红柳拥抱抒情


5


过了月牙关

七只蜜蜂指路在前,小径白蛇一样钻进浑江水库

湖水柔肠百转,收留云朵,飞鸟滑翔的轨迹


磨光的石头,厚厚的青苔

还有瘦不下来的光阴,那些无字经书

优选飞来峰,一线天

在不为人知的时间段,被一一打开


6


城东北。桓龙湖碧波叠嶂

荡漾虚掩,一场雨还在词里飘

鸟啼一声比一声清脆,天空揉碎的云与湖萍互道平安


一切按照时间的顺序轮回

那些颠沛流离的词或者苏醒,或者蛰伏

可草木无需翻新

祖传的种子按时打开内心的信仰拥抱山水


7


在五女山

黄昏,背影模糊,我分不清溪水和四只瓢虫的走向


山风绕过陡峭的山崖

把血红的斜阳拽进奔流的江面

古堡,疑似有马嘶蹄音,纷纷勒住缰绳


五女庙前

枫林,正被季节临摹

仿若蝴蝶读瘦的一阕词,隐身于叶脉

而心情,时常被山风吹得里外苏爽


鸟鸣一再回头

还有缓缓打开的花骨朵

读懂了一座山不为人知的经卷


我只是一名过客

唯有背囊里装满了透亮的阳光,时常沐浴我愚钝的额头



大美桓仁(组诗)

辽宁  张艳华


1


我相信,桓仁古城,

在浩如烟海的史料中熠熠闪光。

风过无痕。两条河流一左一右进入我的身体。

我想起宇宙万物之源,

心随太极的律动起伏,在桓仁的一滴水里,

一颗尘土里,打开生命的密码。


新石器时代的人类从这里起步,他们繁衍生息,留下第一缕炊烟。

以捕鱼为生的牛鼻子人呐,让一个闭塞的村庄产生先进的古人类文明,

出土的陶片、石器和鱼网坠,印证着人间烟火的旺盛。


历史的云烟散尽,浑江、哈达之水,依旧浩荡东流,涤荡尘世。

吐纳天地灵气的桓仁,终于洗尽沧桑。

一座城,被两条源远流长的河流抱在怀中……


抵达和驻足一座城,宁愿时钟停摆,

远离喧嚣,做城里一子民,怀揣宝剑闻鸡起舞或做山野小径的一株植物,

相互映照,共度春秋。


千古风云,一念之间。

穿过尘世,盛满悲悯与沧桑,盛满日出日落,

盛满山水与草木的情怀。


一行行跳跃的诗句,钩沉历史,

浩瀚中泛着光泽,彰显的豁达、宽厚与仁慈,

在桓仁的版图上,渐次打开恢宏的画卷。


2


从教育园乘大巴出发,一路对陌生的城充满幻想,

内心的图腾,信马由缰,

从古到今,从新石器到青铜器再到现代的芳华,

在这里掷地有声。


一千余米的望天洞,满是奇珍异宝。

想从这里望一眼蔚蓝,你要走过钟乳、石坝、喷泉、地下暗河、瀑布、雪莲,

要经过色彩玄幻,路到了尽头,尽头还是路,

你才会在幽幽的隧道口,见到两道光柱从洞顶直射下来,明晃晃直抵人心。


扑朔迷离的北国第一洞,洞中有洞,洞洞相通。

门中有门可行,蔓延曲折。

从来处来,往去出去,是再造,升华,涅盘,

是新的起点都有诗意的贯穿。


听你云水禅心,听一声声大珠小珠纷纷落到玉盘的水滴,

清脆,空灵。佛在人间打坐。

做一个大彻大悟的慈悲人,烦恼去,菩提增。


3


五女山,一个王朝的脚印,

那只脚在东北的版图上,铿锵豪迈地踏出东方第一卫城的美誉。


攀登,五女山上,玲珑翠屏,

我站在公元前三十七年前王的山上,

空有满怀激情,却不能诠释荡漾的心扉。

十八盘千年古道,拾阶而上,

一级级石阶,直到九九归一,终成正果。


云绕五女山,山水有灵,草木有心,

山与水融合在一起,我融在天地之间。


大型建筑基址、点将台、城墙、哨所,马道、蓄水池

创造了高句丽文化,为华夏文化史增添了浓妆重彩的一笔。


整座山被鸟鸣包围,阳光毫无保留地倾泻下来

把五女山清洗得透亮,一路青翠欲滴,山光水色,浸润在辽阔的葱郁与蔚蓝之间。城墙很厚,让积雨的心落成纸上的诗行,代替我继续在山城,做一缕风。


古道漫漫,马蹄声声,时光深处,硝烟弥漫,那是王遇到天降的三位才人,辅佐成就一方霸业,留下繁衍,留下晨钟暮鼓,留下繁华,留下高句丽的王城,留下的我匍匐膜拜。


一棵棵高大挺拔的树木站在风中,迎着朝阳,雨露,迎着四面八方的人们如潮水般涌来。


在桓仁,树木都好客。骄阳似火,偶有树木伸过头来,拦在脚下,急急诉说一座山的伟岸以及古老的传说。


在一口井旁停下来,在点将台停下来,在碧水云涛中停下来,有人欢呼,有人惊叹,人们簇拥着,而我已然伸出双臂,化作一只飞鸟。


4


我一直羡慕那对山东夫妻,他们站在枫林谷中的照片——多么有缘啊,几次三番的梦里,我做了照片中那个瘦弱的红衣女子,用手接住溪水,接住离开母体的红枫叶。


我们去的时候,大部分枫叶已经早一步离开,一些还在枝头迟疑,如剥离不开的琴音,如送了又送的友人,难舍难分,一步一回头。


在枫林谷,那些落叶飘起的姿势就是整座谷无声的语言,林涛隐去,只用色彩表达与叙述。


雁字归时,辽东的风啊,把枫林谷吹更加饱满,树木收回延长的身影,游人们带落叶回家。我两手空空,心在跫音里一次次荡漾,除了记忆,我什么也不想带走。


5


天空提着几片云

绕过流水,桥梁,浮在一棵柳树上

听鸟鸣,啾啾,再啾啾


一些细小的枝叶

不爱听

拨开缝隙,伸伸腰肢

练习打太极


是流水样的过客, 匆匆

阳光在柳树上晃动

细碎细碎的光线

被行人拦截


柳条一不小心

差点被掠走,吓得

抱住树枝打颤


僵持不下

云层迟疑着转身

又迅速离开


树上的鸟儿不止一只

从一声声里剔出的鸣叫

包含落木萧萧,雨声

以及铁器轻轻相扣

在命运的渡口,它们

相互缠绕或磨损



“五女山杯·相约桓仁全国旅游诗歌大赛”组委会

2018年8月28日








文章分类: 企业报道
分享到: